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
Z世代租房搬家史:从北京五环外到六环外,憧憬返乡置业

Z世代租房搬家史:从北京五环外到六环外,憧憬返乡置业

分类:财经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每经记者 王佳飞每经编辑 魏文艺

2月中旬,郑退之刚刚换了工作。他边收拾东西边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感叹,“自来北京之后,我已经搬了7次家了,一步步从五环外搬到了六环外。”

郑退之是一名标准的Z世代北漂,工作和租房一直在北京来回变动,虽然有时他并不情愿,“在海淀上班就在海淀租房,在西城上班就在大兴租房,去了亦庄就去亦庄租房房,人跟着工作走吧”。

“过了年工作一下子从海淀换到了亦庄,之前在北清路上的房子就不得不搬了,否则每天通勤时间要往3个小时上靠了。”

搬家是常态

搬家似乎是Z世代租客的常态。

58同城、安居客《2022春节返城租房调查报告》显示,在参与调查的租客中,近六成人希望在春节过后马上租房;一线城市租客的租房需求更为迫切,选择春节后马上租房的人群占比达61.5%。

而造成Z世代租客频繁搬家的原因之一便是不断上涨的房租。

据中指研究院统计,2021年全国重点30城平均租金保持稳步上涨,年度累计上涨4.2%。在20个平均租金上涨的城市中,北京(8.37%)、厦门(6.48%)、广州(5.96%)、苏州(5.59%)和上海(5.56%)5个城市的租金年度涨幅均超过5%。

最初郑退之的租的房子在大兴,地铁4号线的尾部,离他上班约有1小时的地铁路程。

郑退之是这么形容自己最先租的那套房子的,“挺远的,好在离地铁站比较近,虽说是一个很小的小间,但也够我住了。那时候还没有转正,到手的工资也没多少,1500块的房租对我来说还是有挺大压力的。”

说起搬家,郑退之有些无奈地告诉记者,“自来北京之后,我已经搬了7次家了,一步步从五环外搬到了六环外。”

“贵点贵点吧”

如今这套房子是郑退之在某长租公寓平台上仔细挑选的,他看到房子是经过简单装修的,一些家电也都有,网费也不用自己操心,价钱虽然比周围贵了一些,但他还是选择了这一套,“贵点贵点吧,自己的烦心事少了。”

这种租房思路也一直贯穿于他的搬家历程,每次都想换一个便宜点的房子,但是实地看过后,却不得不再预定一套“贵点就贵点”的房源。

不过,长租公寓的房源似乎还不够多。根据《2021中国城市租住生活蓝皮书》,目前市场上由住房租赁企业运营的长租房规模已经到达了500万间。2021年,自如进入第10城苏州,并在全国管理100万间房源。不过我国从2011年住房租赁行业起步至今,机构化长租房占比仅为2%。即使在人口流动大的一线城市也仅占5%左右,机构化长租房占比亟待提高。

在郑退之看来,房子周围最好能有足球场和书店。“一是我喜欢和朋友们踢踢球,这差不多是我唯一的娱乐活动了。希望有书店是因为我就是从事这方面工作的,我想跟上市场的节奏。”

学会和室友相处是每个合租人必备的技能,郑退之告诉记者,“第一次租房时,我的其中一名室友是抑郁症患者,我第一次见到他发作真的被吓到了,不过也促使我对这类特殊人群进行更深入的了解,我也策划了这方面的书籍。”

一路换房过来,郑退之很少和室友交上朋友。“大家好像都很忙,回家基本上也都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虽然这么多合租的室友都认识,但完全谈不上朋友。”

“涨了我就搬”

,

erc20和trc20转换www.u2u.it)是最高效的erc20和trc20转换的平台.ERC20 USDT换TRC20 USDT,TRC20 USDT换ERC20 USDT链上匿名完成,手续费低。

,

虽然很多时候,郑退之的搬家是随着工作变动不得已为之,但有一次例外。

2018年8、9月间,房租暴涨成为了社会关注的话题。当时正值“毕业季”叠加长租公寓之间争抢房源,的确将房租推高了不少。但不到一年过后的2019年5月,北京房租上涨趋势便开始趋缓,郑退之悄悄算了一下,如果当时搬家,会有服务费上的优惠,租金也能更优惠一些。

“当时我发现,比我当时租住地段更好的房源在打折,所以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搬家。”

对于新房,郑退之最满意的就是能够有一个大飘窗,“这样我的书就有地方放了,再也不用堆在角落里了。”

不管如何搬家,不管工资如何涨,郑退之总是会把自己的租金控制在2000元以内。“我也想住更好的房子,奈何实力不允许,我觉得这个价钱就是我所能承受的极限了。”

不过现在,郑退之认为房租的波动已经和自己的关系不大了。“不管房租怎么变,我就这些预算,涨了我就搬,大不了搬到更远的地方。如果真的没合适的房子,那就是我该离开北京的时候了。”

想返乡置业

事实上,住房租赁正在解决居住问题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,越来越多的Z时代和郑退之保持着相同的生活状态。

随着城市建设的不断发展,功能分区、产业布局会逐渐调整,城市内部的人口流动性也会逐渐增加。截至2020年底,我国市辖区内人户分离人口为1.17亿,较2010年增加了0.77亿,大幅增长192.4%。其中,深圳、武汉、成都、西安、南京等重点城市市区内人户分离人口规模增长均在1倍以上。

整体来看,近年来我国人口流动性明显增强,人口加速向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、成渝等重点城市群聚集。庞大的流动人口规模和快速增长的市内人户分离规模,都极大地催生了住房租赁需求,尤其是在重点城市群及核心城市,住房租赁需求将更加旺盛。

顶层设计在不断地提升租赁的地位,2022年的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就指出,“坚持租购并举,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,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”。

2021年7月2日,国务院办公厅公布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的意见》,其中表示,将加快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,促进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;以建筑面积不超过70平方米的小户型为主,租金低于同地段同品质市场租赁住房租金。保障性租赁住房的建设将“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”,引导多主体投资、多渠道供给,坚持“谁投资、谁所有”,由政府给予土地、财税、金融等政策支持。

住建部住房保障司司长曹金彪也公开表示,在“十四五”期间,新增保障性租赁住房占新增住房供应总量的比例应“力争达到30%以上”。根据住建部公布数据,40个重点城市“十四五”期间计划新增保障性租赁住房650万套(间),其中,2021年已完成94.2万套(间)。

今年1月20日,全国住房和城乡建设工作会议指出,“大力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供给,以人口净流入的大城市为重点,全年建设筹集保障性租赁住房240万套(间)”,保障性租赁住房建设将进一步提速。

对于未来租赁市场,中指研究院预计,随着国家政策支持力度逐渐加大,流动人口租赁需求持续支撑,住房租赁市场将迎来蓬勃发展期。重点城市群、核心城市的人口吸引力更强,这些城市的住房租赁市场拥有更广阔的发展前景。随着家庭户规模逐渐小型化,小户型住房需求将有所增加。

但郑退之还是想攒钱买房子。

“北京的房子我是万万买不起的。”郑退之告诉记者,“早晚得买房啊,肯定不能老这么飘着,租房的那种不安定感是每个租过房子的人都懂的。虽然我已经尽量让自己过的好一点了,但还是觉得应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才好,话说我买老家武汉的房子还是很有希望的。”

“那你攒了多少钱了?”

“再有两三年吧,我一定能攒够的!”

对于记者的提问,郑退之笑着说道。
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